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 西湖龙井 > 正文

西湖龙井

春白茶消音未散春红茶已寂静而至本年的金骏眉它正正在精制中2022年5月20日

admin2022-05-20 西湖龙井26
  她在那边热情高涨,小妹,你们要不要上来看我们采茶?最近天气特别好,金骏眉马上就要采了。  现在的状态,只能留在太姥山,哪儿也去不了。去了可能就只能在那山上呆着了。

  她在那边热情高涨,小妹,你们要不要上来看我们采茶?最近天气特别好,金骏眉马上就要采了。

  现在的状态,只能留在太姥山,哪儿也去不了。去了可能就只能在那山上呆着了。

  虽然都是呆在山上,但太姥山可比桐木好玩多了,桐木那就是个更加交通不发达的山区,夜里一片漆黑,年轻人更少,几乎走几步就是个密林,冷不丁的再窜出个猴子来,把李麻花拖去当了压寨夫人可怎么办?

  虽然去不了,但还是跟桐木的大姐保持着联系,一直在关注桐木金骏眉的采摘情况。

  最早开始采的时候,数量极少极少,一天只能采一斤毛茶——这量真的是非常之低的了,诺大个茶园,一天才一斤,挑完估计只有8两,太金贵了。

  比起普洱茶动不动就以“公斤”起售的庞大产量,比起福鼎白茶以“担”计算的制作规模,金骏眉这一天一斤毛茶的节奏,实在是太过于精致,太过于高贵了。

  对于桐木这种地方,阳光灿烂,便能让茶树得到极好的光合作用,但又不致于让茶树被过度的紫外线灼伤。

  毕竟,那巍巍的群山,那茫茫的原始森林,想要给种植在其间上百年甚至数百年的茶树们挡上半天的光、遮个半天的阴凉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  故而,有了阳光的照拂,桐木菜茶的芽头,仿佛打了强心针一样,生得多了一起来。

  要知道,金骏眉,是单纯的采桐木菜茶的芽头,采摘时,不但对地域有要求,对茶树有要求,对采摘的标准,也是严格控制的。

  也由于天气好,在初制的时候,便极顺畅——茶青很顺利地走水,很顺利地发酵,很顺利地就做成了毛茶。

  说起桐木金骏眉的香气,我专门去搜集过相似的花香,但找来找去,发现都不太像:茉莉太幽,苦楝太俗,含香太甜,柑橘太浓烈,杨槐太妖艳.....

  于是,每每喝金骏眉的时候,便感慨,果真,曹老写得很对:千红一窟,万艳同杯。

  做茶的时候,最忌客人来,来了便要招待,要带上山去看茶树,看采茶,至少要搭进去一个人工,是非常不利于茶叶生产的。

  按往年的情况,通常情况下,桐木的采茶工,少数是本村的,多数,是江西来得——也很近,名义上是出省,实际上,只是跨过了一个关隘。

  江西采茶工到桐木来采茶,就像走亲戚,也许,多少年来,两地通婚互嫁,也成为了惯例。

  嫁出来的女儿回娘家请嫂子,请侄女来帮忙采茶,除了亲戚的情分,还有经济上的互帮互助,这雇与佣之间,便少了几分冰冷,多了不少亲情的维系。

  采茶,便好像是走亲戚,既保全了亲情,又保住了经济——桐木村人世代做茶,世代为茶农,哪怕最严格的计划经济时代,也没有人种地种稻谷,仍旧是种茶采茶,用制成的正山小种红茶,换粮票换油票换米票等生活物资。

  那时候,许多江西女儿嫁到桐木来,便是图的这里不种地,虽然是农村,却不辛苦。

  但现在还不是金骏眉的最好状态,焙之后十天半个月,开始,才是它最好的一个状态。

  小陈茶事村姑陈,专栏写手,茶行业原创新媒体“小陈茶事”主笔,已出版白茶专著《白茶品鉴手记》,2016年-2020年已经累计撰写超过4000多篇原创文章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